存青

美国的芭蕾小哥Julian Mackay
他长得真好看啊!
之前一直以为他是俄罗斯人π_π

名利场

自制
取用请打招呼

一个血族paro的周叶黄,老叶太难画了……

一个练习

【叶黄】前方五十米(二)
车载导航叶x路痴黄

【叶黄】海岸线(一) 战争paro

空军叶x海军黄

【叶黄】海岸线      军队paro,未来设定,空军叶x海军黄

        自从嘉世将战争的第一炮炸响在自家的海港上空后,黄少天就失去了叶秋的消息,此人似乎完全不记得曾经夸下的海口,食言而肥地再也没有出现过。

        联盟的一艘艘打捞舰被派往太平洋,又从敌军的眼皮底下无功而返,嘉世最终不再派出搜寻人员。

        此时战略指挥部的终端系统已经升级至第五代,从内陆匆匆赶来的老院士们在仓皇战火中将航母动力系统进行了改装实验。改造后的航母在中秋节那天进行了第一次下水实验,随着第一架隐形战斗机的起降,遥远的太平洋深处再也不是令中国海军望而却步的莫测之地。老教授们橡皮球似的蹦成一堆,在付出更多的鲜血与资源面前,尽管补救姗姗来迟,却怎么都不晚。

        在一片兴高采烈的欢腾声中,人群深处不知从哪里传来低低的乐声,仔细一听,依稀能辨认出“明月几时有”的调子。

        不知何处吹芦管,一夜征人尽望乡。

        黄少天站在军舰的最前方,仅次于总指挥官喻文州的位置。从他进入军校的那天起,他就向往着眼前的这一片海。充满了未知与莫测,具有极强的环境机动性,浩荡的水波无限延伸,似乎会直接淹没地平线,直到世界尽头。

        年轻的海军将士在进行第一次远洋任务时,都会经过一定时期的心理培训。在许多情况下,于一场拉锯中最先攻破敌人心理防线的并不是流血和死亡,而是空无一物的茫茫大海,和日复一日对远方地平线的无尽眺望。

        黄少天早已比熟悉部下还要熟悉海洋,但他仿佛又回到了当年在军校一无所知的日子,面对着幽深晦暗的冰冷海水,心里懵懂而茫然。

        战舰在一阵轰鸣声中没入海水,港口围观的人期期艾艾地塞满了一小块海岸线。喻文州先行回舱研究航线与战略部署,黄少天无所事事地挂在船头吹海风。在“不谙世事”的新兵眼中,黄大校的目光深邃而高深。

        事实上他只是盯着海平面发了一会呆,大脑罕见的空白一片。

“叶秋还在下面呢。”他木然地想。

——————————————TBC

第一次尝试这个题材,不知道有没有continue

【叶黄】前方五十米

        黄少天睁开眼,察觉到自己半边身子正漂在水里。他们此刻位于一条不知名河道的上游,车头向内凹进去一半,朝下杵在花白的鹅卵石中。

        之前的枪战使黄少天的甲壳虫趋近报废,而弹尽粮绝的油箱却使得他们的车从高处坠落却没有爆炸,加上车内的安全气囊,大难不死地捡回一条命来。

        当时黄少天与轮回开车在山顶周旋,轮回率先停止攻击,派人隔空发来信息交涉:只要剑圣能将任务得来的U盘留下,其他一切好说,轮回会立刻将黄少天送回蓝雨。

        哦,是了,联盟人员的工作号码都在档案室备过案,有心人要查也不是查不到的。

        见黄少天迟迟不作回应,轮回又发来一条信息:毫发无伤。

        这就有点棒槌了,也不知道对面后座上那个玩手机的小青年是怎么想,怎么说黄少天在联盟也是封神称圣的,他的安全还需要别人来保证吗?

        去你妈的,黄少天心说,你们亲队长刚刚还开枪燎了我一边头发。

        导航喊了他的名字:“少天,给他们吧。”仿佛是哄骗贪玩的孩子回家一样的轻柔语气。

        黄少天闭起眼睛咬牙,睁开后气定神闲地和轮回谈条件。

        就算单枪匹马,剑圣还是剑圣。面对战斗力尚存的对手,轮回不得不一次次增加谈判的筹码,数次交涉未果后,终于发现眼前的青年人一点没有要妥协的意思,只是单纯在寻他们开心。于是双方再次开火,轮回无论从人数还是装备都获得了压倒性的胜利。

        黄少天无路可退,车头一转疯狂地冲下山谷,当着轮回众人的面表现出了“就算老命不要也坚决不给你们”的革命决心,而后一骑绝尘,销声匿迹。

        周泽楷拦住了孙翔上前寻找的动作:“不用追。”作战讲究知己知彼,轮回和蓝雨也算老熟人,他知道对方的这位王牌——虽然以冷静果断著称,但也十分具有身为一个亡命之徒的素质,足够疯狂。

        山谷里,黄少天一一调试过车上的部件,车子已经彻底吹灯拔蜡,变成了一堆有形状的废铁,送到垃圾回收站都卖不到一顿饭钱。

        导航插着太阳能电板侃侃而谈:“想不到蓝雨的剑圣还有这么行动……唔,不要命,不理智,还罔顾客观形势的一面,真是长见识了。”

        黄少天听出了他话里话外的批评与嘲讽,但罕见地没有反对,他转移话题的技术尚显生涩:“蓝雨剑圣不为人知的地方还多着呢,你想知道我也不告诉你。”

        我知道啊,导航不无心酸地想。

       

【叶黄】前方五十米

        南方城镇的建筑密集而紧凑,行车纵横细密的街巷间犹如置身风格随意的巨型迷宫,车道窄转弯多,把人三拐两拐磨没了脾气。

        “我靠这地形……到底什么时候能开到高速上,诶诶诶诶前面的小心鸡,鸡跑路上了!!”黄少天猛地一打方向,黄色甲壳虫在小道上堪堪来了个漂移。

        “前方五十米右转,然后左转,前方右转。”车载导航发出提示。黄少天正要开过路口,不得已来了个急转弯,“这哪有五十米,什么破导航!”黄少天嘴里喊得着急,手下方向盘打得倒也欢实,显然已经习惯了被导航溜着玩。

        “你行你上。”导航说。

        “信不信我回去就拆了你!”

        “呵呵,没我你回得去?”

        黄少天的车载导航比他的明黄色甲壳虫画风更清奇,除了能认路,会导航,还能跟四处开嘲,智能得有点过头。当初黄少天出任务,第一次见到这种神奇的导航时差点没把显示器从车上抠下来。

        这导航还有自己的系统命名,黄少天向他询问名称时导航推三阻四不肯回答,耐不住黄少天软磨硬泡才交待说“你别笑”,于是黄少天答应无论听到多好笑的名字都保证管住嘴。

        后来导航说名字就叫“你别笑”,乐得黄少天整个人都爬在了方向盘上。

        导航嘴欠得非常有风格,工作起来也懒懒散散,想起来路况就提醒两句,想不起来就都往事随风,很有钓鱼执法的嫌疑。黄少天不识路,出了几次任务,一路罚单相伴,恨不得把导航咬烂了塑料吞下去。

        “前方高速公路限速一百公里,您已超速,前方限速八十。”懒洋洋地张嘴就来,一百和八十之间气都不喘。

        黄少天咬牙切齿:“要不是看在笑笑你是个导航,我还以为你是微草那边派来的救兵。”

        导航气定神闲地辩解:“冤枉啊,这都是系统设置,不信你看,”他调出路旁图像,“这俩牌子一共就离了不到五米,怎么能怪我。”

        “你就不能动动脑子吗?”

        “天地良心,我是个导航,哪来的脑子?”

        黄少天糟心地别过脸,心说什么时候才能换了这没皮没脸的玩意儿。蓝雨主要负责的业务是情报和暗杀,这两年手伸得一次比一次长,这次干脆直接让妖刀来个“贴近自然,探访大山深处,”把人整到了边远山区。黄少天脑子比一般人转得都快,就是天生少一根认路的弦,出门买菜都能走丢。不过蓝雨上下从没担心过他这二把手的安危,毕竟要真被人拐了,是人贩子搞黄少天还是黄少天搞人贩子仍然有待商榷。

        想想就更难受了,要不是不认路,至于和这碎嘴导航呆一块么?只是这个“你别笑”,嘴贱是真的,好用也是真的。导航配置的资料库涵盖范围广得令人发指,搜索引擎一开连方圆百里的白粉交易据点都找得到,数据完备得可以编书写教材。

        黄少天一脚油门下去。他虽然没有在盘山公路上灵车漂移的习惯,但耐不住甲壳虫短得不行的屁股后面粘了个太如影随形的尾巴。不知道背后跟的是哪家的二百五,“谁他妈玩速度与激情的时候会开卡宴?”黄少天疑惑道,右手一把掀开副驾驶车座,里面整整齐齐码着一排枪械,四把三棱依次弹出,亮得能闪瞎狗眼。

        “反正你这车离报废不愿,咱们不亏。前方五百米,三点钟油门踩实,”屏幕上浮现出笔直的大道,一马平川得使人除了猛踩油门没有别的欲望。“你别笑”友情提示:“公路限速一百,路口有监控。”

        放屁,黄少天心说。手脚并用一个刹车漂移,黑色卡宴直接冲到了他们前方,没反应过来似的车身打摆。黄少天趁机一枪崩了路边的监控,擦肩而过时目光掠过对方的侧脸,没有墨镜。这帮尾随的家伙连伪装也没有,豪车装备下反而显出一股堂堂正正的气派。

        正常的地下组织一般行事不会这么高调。黄少天摸了摸兜里的U盘,这要么是一窝二百五,要么就是有恃无恐,算准了让他们有去无回。

        对方二话不说迎头打来一梭子,改装过的甲壳虫震了震,引擎盖上转眼就是一个坑。对方的枪法稳狠准,一看便知道是科班出身,奔着不留活口而来。今天这事算是没法善终了。

        猜疑种下种子,在某个见不得光的角落丛杂芜密,幽然暗生,却能一日日长得盘虬错结,将某个地方生生撑开一条间隙。黄少天脚下的油门几乎踩断,他猛地低头,一发子弹浅浅烧焦了没来得及归位的发稍。黄少天此次是来取得装关于有联盟机密“兴欣计划”的资料,这次行动代码由蓝雨高层加密,等级四星半,整个蓝雨对外秘而不宣。如果不是固若金汤的蓝雨安全系统出现问题导致消息泄露——那就只能是内部出了问题!

        到底是哪呢?蓝雨还是联盟?那些高层又想搞什么幺蛾子?

        黄少天来不及细想,对面又是一梭子,他只好专心躲开子弹,对方摆明了不准备给人活路。

        公路笔直冗长,两边缺少遮挡,与其遮遮掩掩,倒不如正面战个痛快。黄少天惯常走“一击必杀,暴力碾压”的风格,只见甲壳虫两旁的车门向上抬起,顿时露出里面狰狞的炮口,三排十八个,口径长短参差不齐,黑洞洞的炮口笔直地向前竖着,像是要把光吸进去。体型迷你的甲壳虫看起来几乎失衡,像一只随时可能爆炸的怪物。

        “对面的车应该也是改装过的,他们人多,不能硬碰硬。”导航说得十分稳妥。对面开车的是个年轻人,副驾驶上的人正端枪瞄准,两车擦肩时那人的侧脸可以入画。“啧啧,轮回的队长都派来了,看来这已经不是试探了,”导航还在分析,“是暗杀。”

        “我没有眼睛吗不会自己看?”黄少天催促道:“车上的弹药容量不大,笑笑你快查看一下最佳撤离路线,想办法甩掉他们。”这下看来是联盟的问题没跑。

        在联盟中,有上下几十个部门组织,其中战力最高的当属嘉世、微草、蓝雨、轮回和霸图。嘉世这两年显出隐隐的颓势,直接领导人叶秋不知所踪,嘉世上下人心不齐,战斗力逐年衰退,去年由轮回坐上了联盟的头号交椅。同属于联盟名下,但这些人绝不是什么兄弟盟友,近几年的相安无事也只是因为暂无利益冲突。亡命之徒们平时互不干涉,但提着刺刀的几方谁也说不准会给谁先来一下。比如现在,联盟直接调令,秘密解决揣有高层计划的蓝雨二当家。

——————TBC